澳门葡京赌场_澳门葡京¥娱乐官网

一切为了群众——记独龙族人大代表高德荣

2013926召开的第四届全国道德模范座谈会上,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九届怒江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高德荣获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受到了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中共云南省委、怒江州委、贡山县委先后作出 “向高德荣同志学习”的决定。我们走近高德荣,走近这位认真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的独龙族人大代表,感受他的为民情怀。

高德荣小时候家庭贫困,在父老乡亲的鼓励和资助下,他奋发图强,以优异的学习成绩考上了怒江师范学校,1975年毕业并留校工作。为了回报乡土的养育之恩,四年后,他申请回到家乡贡山县,在独龙江乡巴坡完小任教。后来的岁月里,他被乡亲们多次选举为乡、县、州、省人大代表,还当选为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历任乡长、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县长、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务,现为贡山县第十四届人大代表。为了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他忠实履行职责,勤勤恳恳,任劳任怨。

1988年,贡山县人大代表、独龙江乡乡长高德荣,带上乡里两位干部风风火火赶赴昆明,一住就是好些天。他们一次次向省里相关部门反映独龙人的生活境况,述说独龙江乡的极度贫困。独龙人的执著和独龙江的实际困境引起了相关领导的关注,省政府一次性给独龙江乡安排了350万元的项目资金。乡里把这笔项目款用在刀刃上,扩建了独龙江乡卫生院和中心学校,修建了1座小型电站、架起了4座吊桥。就从这件事开始,高德荣成了父老乡亲的主心骨和领头雁,带领着独龙族不断摆脱贫困,一步步走向现代文明。他对家乡发展进步的贡献和对父老乡亲的诚挚情感,赢得了人们的敬仰和爱戴。如今,高德荣早已不是贡山县的县长了,但乡亲们还是叫他“老县长”、“高代表”。

20062月,贡山县县长高德荣当选为怒江州人大代表的同时,又被选为怒江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这双喜临门的大好事,是常人求之不得的,而对高德荣来讲却成了一件极不情愿的事,他从当选常委会副主任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推辞,实在推不掉,他竟然递交了辞呈。他的理由反反复复就一句话:“把我调到州里工作,离开贡山和独龙江,我就相当于没有根了,天天坐办公室,我能为老百姓做什么?”事情并没完,在当年全国人代会期间,高德荣与时任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同桌用餐时,急切地提出:“白书记,我离不开独龙江,真的不愿在州里当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我是人大代表,就要扎根在群众中间,辞职报告我已经递交了,请您尽快批一下。”

高德荣放不下独龙江和独龙族,他始终没有坐进那间宽敞明亮的怒江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办公室,而是留下办公室的钥匙,义无反顾地回到了家乡,回到了他朝夕相处的山水间。组织上并没有批准高德荣辞去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职务,而是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安排他负责联系在贡山县的州人大代表和帮助指导贡山县的重大项目工作,后来又任命他为怒江州独龙江帮扶领导小组副组长

要致富得先修公路

贡山县地处云南西北部怒江大峡谷底端,自然条件恶劣,社会发育程度低,经济结构单一,财政极度困难,各项基础设施建设落后,而今仍然是国家级重点扶持县。贡山县独龙江乡是全国唯一的独龙族聚居区,生活着4000多名独龙族同胞,其中有3900人是农业人口。上世纪九十年代,独龙族群众还在吃国家救济粮,还在靠狩猎、打鱼、挖野菜维持生计。每年12月至来年6月,独龙江乡大雪封山,交通阻塞,处于与外界隔绝的困境。面对家乡贫穷、落后、封闭的现状,高德荣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常对乡亲们说:“穷不是光荣,求富求强才是出路,而要致富得先修公路。”然而,独龙族人修公路谈何容易,钱没钱物没物,拿什么修?“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已是怒江州和云南省两级人大代表、贡山县县长的高德荣,在苦苦思索中想起了“铁人”王进喜说过的话。

为了创造条件修公路,1997年年初,高德荣与贡山县县委书记周赛江一道前往北京,向交通部汇报工作,希望县里的公路建设能得到国家资助。当他们满怀信心而又千辛万苦地赶到北京,风尘仆仆而又颇费周折地去到财政部,见到地方预算司司长,开始他们催人泪下的讲述、感激万分的恳求之后,才知道要钱修路的事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但他们不弃不离,不由分说地在财政部附近一家条件差、价钱低的宾馆里住了下来,天天去蹲财政部,天天找相关人员讲述、恳求,这样一缠就是三天。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高德荣借来一台照相机,再去财政部时,他用相机对准地方预算司司长说:我们来财政部要钱,家乡人民都知道,如果要不到钱,回去没法交代,我只好向您拍个照片作证明,给乡里人说我们来过财政部。司长不堪其扰,赶紧向云南省财政厅领导打电话说:“把你们的县长领回去吧,他们的事情可以研究。”回到昆明后,他们俩又去省财政厅求助。贡山的困境和高德荣他们一心为民的精神让财政厅长感动,他诚心诚意地说:“你们有困难,我们是会帮助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跑财政部、财政厅,还通过向省委领导汇报,总共造价9000万元的从贡山县城到独龙江乡的公路,在得到省里3000万元财力的资助下,于1997年动工,1999年通车。贡山独龙江乡从此告别了不通公路的历史。在此之前,独龙江地区只有一条1964年建成的64公里的马帮驿道通往县城,人们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地苦行一个单程就要三天三夜。这条新修的长达96公里的简易公路尽管只有越野车、中型卡车和农用车才能通行,但汽车行驶一个单程只需5个小时左右,已大大缩短了人们进出峡谷的时间。不封山的日子里,独龙江乡的山民们相约出山,运进够维持半年的生活必需品。大米、蔬菜、日用百货、水泥钢筋…… 各种运输车辆在独龙江公路上像蜗牛一样爬行。

独龙江公路虽然修通了,却依然未能改变因大雪封山而交通受阻的局面,6月底开山的时候,雪还没全化,人们要用铲子锄头甚至装载机推雪。等到路面上的雪全部化净,已经是9月了。

出席全国人代会

说起用装载机推雪,又有一段高德荣的故事。200735,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在北京隆重开幕。而这一天也是独龙族全国人大代表高德荣的生日。当天晚上,云南代表团团长白恩培向高德荣祝贺生日,问他要什么礼物。高德荣有些紧张和兴奋,他低头认真地想了一会儿,突然急切地抬起头望着白恩培:“我要一辆装载机!” 白恩培问他为什么要装载机,他回答说:“推雪!”接着他说出了原由。

独龙江乡每年快到封山和开山的季节,高德荣都要驻守雪山一段时间,少则一星期,多则一二个月,他带领交通部门的工作人员用铲子锄头一铲铲、一锄锄刨挖雪堆,清理路面,为的是延长公路的通畅期,让独龙族群众多有一些进出往来和运输物资的时间。用铲子锄头除雪太劳累也太危险,而且效率很低,如果用装载机推雪该多好啊。但购置装载机的钱可不是个小数,高德荣一想到这件事又只得摇头。

让高德荣喜出望外的是,他真的如愿以偿,得到了省交通厅送给的生日礼物——为独龙江乡购买的两台装载机。

为了独龙族群众脚下的路,高德荣代表可谓是襟怀无私且费尽心智。

那是在2003年的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期间。新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参加云南代表团会议。事先得知温总理要到云南代表团来,高德荣早早就作好准备,他有重要的话要向温总理讲。而见到温总理时,他的话语却特别简短:“总理,这是我第一次来北京,请给我们修条路,请来独龙寨做客!”温总理一下子就注意到了高德荣,询问他家乡的交通情况。高德荣如实汇报,温总理认真记录。

走出会议室后,与会的时任贡山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王勇德拍了拍高德荣的肩膀:“大骗子,你胆子也太大了,总理都敢骗,你不是来过北京好多次了么?”高德荣哈哈一笑,他回答王勇德说:“你不懂了么,我这样跟总理说话,是事先想好了的,既简洁又有特色,既能引起总理注意又能让总理印象深刻,要不,总理怎么会跟我交谈呢,当时争着发言的人可多啊。”第二年召开全国人代会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兆国问高德荣:你们的路修得怎么样了?高德荣高兴地回答:“谢谢领导,总理牵挂的路已经在修了。”

在每年全国人代会上,高德荣都要积极发言,极力反映独龙江乡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他每年都要在各级人代会上提出促进独龙江、贡山、怒江发展的议案和建议,为独龙江乡、为贡山县乃至怒江州的经济社会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等争取项目资金和政策扶持。

希望国家进一步加大对边远贫困民族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力度,进一步提高这些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质量和等级。200535下午高德荣在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云南代表团会议上急切地打开话匣子,祈盼家乡加快发展的急切心情溢于言表。

高德荣代表说:“2005213,贡山县遭遇百年不遇的特大雪灾,灾害造成6人死亡,22人受伤,交通、水利、电力、通讯等基础设施损毁严重,直接经济损失近亿元。”使这位独龙族代表更为揪心的是,在特大雪灾面前,全县基础设施异常脆弱,几乎不堪一击。就连国家资助修建不久的独龙江公路,在这次雪灾中也未能幸免。话已至此,高德荣毫不隐讳:当前,贡山县亟待解决的一个迫切问题就是加快基础设施恢复重建,把灾害损失降低到最小。”他在发言中说,我们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基础设施建设薄弱,抵御自然灾害能力差,请国家给予重点帮助和支持,优先安排资金,帮助这些地区战胜困难,实现跨越式发展,缩小与发达地区的差距。

200538,在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云南代表团又一次全团会议上,高德荣又抢先发言:我是人民选出来的县长,也是人民选出来的全国人大代表,深知自己肩上责任的分量。我汉话说不好,但还是希望再发个言。声音高亢的他立即引起了与会人员的格外关注。我的家乡独龙江是贡山县生态保护最好的地区,森林覆盖率高达97%,而今却贫困程度极深,大部分村民住的是茅草房、木板房,人均年收入不足600元,每年6个月的大雪封山使老百姓仍然处于‘半隐居’的生活状态……

为什么生态越好的地方越贫穷呢?面对保护与发展的尴尬,高德荣呼吁:保护不能绝对化,开发不能随意性,只讲保护不发展不行,只讲发展滥开发更不行。请国家为我们这些良好生态环境下的贫困落后地区给予大力扶持!

高德荣代表说得好,生态环境只能积极保护,绝不能消极保护,在保护生态的同时国家要助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一位领导接过高德荣的话题,语句铿然有声。这位独龙族代表的一番发言,不仅赢得与会者的阵阵掌声,更引起了前来云南代表团参加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的国家有关部门领导的共鸣和赞许。

顺着高代表的话题,国家环保总局的一位负责人说:我们不能忽视贫穷只关注环境保护,国家要通过推进地方经济社会协调发展来优化环境。他表示,对高代表的建议,国家环保总局将高度重视,尽最大努力协调解决。国家环保总局将始终不渝地支持和帮助云南继续加强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建设,促进当地经济社会不断发展。

高德荣代表在全国人代会上的多次建言,受到了国家相关部委的高度重视和关注,这为后来在国家支持下由云南省实施的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项目奠定了基础。他还利用参加各级人代会的时机,积极主动地与其他民族的人大代表交谈,学习他们建设家园、推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先进经验。

回乡的日子里

多年来,作为人大代表的高德荣,不管是在乡里还是到县里工作,他始终揣着一门心思:那就是如何让独龙江、让贡山尽快发展起来,让群众过上幸福的日子。他说:“独龙族同胞还没有脱贫,独龙族是祖国56朵民族之花当中的一朵,再不加快脚步同其他民族一道奔向小康生活,那就是给祖国母亲抹黑。”

回到独龙江的这7年里,高德荣发动群众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一边搞基础设施建设,一边发展草果、重楼、花椒、茶叶、核桃、养蜂等致富产业。虽然已年近六旬,但他干劲十足,常常起早贪黑,带领村民在山坡上锄地种苗。根据独龙江乡常年雨水多、日照少等自然特点,他提出“产业发展生态化,生态发展产业化”的新思路,一心探索用发展经济林木为独龙族闯出一条脱贫致富之道。就此,他组织创办了金座指导站(指导独龙江乡发展种植产业)。在他的团结带领和科学指导下,独龙族人民克服困难,勇于实践,产业生态共发展,经济林木的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初步显现。草果已成为独龙族人的重要致富产业,全乡共有920户村民,草果种植面积现已发展到33000亩,亩产500公斤以上的种植户就有20户,2012年丰收草果80吨。按每公斤6.6元计算,仅草果一项,全乡农民收入达48万元。

2010120,中共云南省委、省人民政府在昆明召开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专题会议,提出通过35年的努力,总投资约10亿元,实施“安居温饱、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社会事业发展、素质提高工程、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工程”六大工程,建立脱贫致富长效机制,从根本上改善独龙族群众生产生活条件,推动实现独龙江乡跨跃式发展、独龙族整体脱贫目标。国家又投入近10个亿的资金,在高黎贡山打穿一条隧道,彻底结束独龙江地区每年都因大雪封山而与外界交通隔绝半年的历史。这项工程已于201010月动工。中央和省里还共同投资3个多亿,用于提升贡山县的公路等级,不断改善当地交通落后状况。

经过多年的自身发展和“整乡推进、整族帮扶”工程的实施,独龙江乡的经济社会快速发展。2012年独龙江乡实现经济总收入480万元,农民人均收入1610元。而今放眼独龙江乡:草果流芳,蜜糖飘香;一座五层楼的寄宿制学校拔地而起,窗明几净的宽敞教室里书声朗朗;国家资助建盖的一排排别墅式的农家小院井然有序;一座装机320千瓦的水电站已经建成并投入使用;草果烘焙厂建成投产;平整的柏油路通向独龙族人家;为解除大雪封山之困而在建的新公路正进行隧道贯通施工;独龙族人也和城里人一样享受着移动电话、数字电视、互联网等现代新科技带来的社会时尚。(唐金龙)

相关文章